第24章 药方
    司督军力排众议,用顾轻舟的方子。

    于是,顾轻舟开了“理饮汤”。

    理饮汤不是治疗中风的,而是治疗心肺阳虚的。

    顾轻舟认定,司老太抽搐发病的症状虽然像中风,病因却是心肺阳虚导致的气血两虚,而非中风的气血虚弱。

    军医们非要从“中风”的思路去治疗老太太,才是真是南辕北辙,把老太太的气血治疗得更虚弱了。

    长久下去,真的要中风不可!

    治病不能耽误,病情瞬间万变,顾轻舟不能看着他们折腾老太太。

    去德国?

    老太太这身子骨,能不能到德国的土地还两说呢。

    “桂枝两钱,干姜五钱,白术四钱、茯苓两钱,炙甘草两钱、厚朴一钱,橘红一钱半、白芍二钱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开好了方子,交给司督军。

    司督军给胡军医过目。

    胡军医拿在手里仔细看过,心中明白:这的确是一副很成熟的药方,用药一分不多,一分不少。

    方子里的桂枝和干姜,可以助心肺之阳白术、茯苓、炙甘草健脾利湿,厚朴可以使得胃气通降。

    顾轻舟说老夫人是心肺阳虚导致的脾胃虚弱,所以生化气血无能。她这幅药方,就是对症下药的。

    “督军,这幅药方的确是治疗心肺阳虚的。至于对老夫人是否有效,属下不敢苟同。”胡军医道。

    “用药的剂量如何?”司督军问。

    “剂量刚刚好。”胡军医道,“督军,您再三思,别叫老夫人吃苦头,她都这么大的年纪了。”

    司督军却是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“这药吃十天,老夫人的病即可痊愈。”顾轻舟保证道。

    这话说的有点外行。

    哪怕是名医,也绝不说笃定的话。若是十天没有好,岂不是砸了招牌?

    胡军医看着这个小姑娘,心惊胆战,不知道督军和老夫人为何非要用她的药。

    从司公馆离开时,寒雨已停,空气里流转着冰凉,秦筝筝和顾缃的手冻得通红,都缩在袖子里。

    秦筝筝脸色特别难看。

    在车上,秦筝筝一句话也没说。

    顾缃则抱怨了很多:“轻舟,你太爱出风头了!万一治死了司老太,咱们全家都别活了!哪怕督军不杀咱们,阿爸的差事也要丢了,谁来养活我们?”

    秦筝筝的脸色愈发铁青。

  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/共3页

Copyright (C) 冰火中文 All Rights Reserved.